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健康小知识 >> 官鼎最新章节都市“优质女青年”缘何更困惑?90后女作家解构相亲故事

官鼎最新章节都市“优质女青年”缘何更困惑?90后女作家解构相亲故事

作者:admin标签:环球交叉点浏览:168更新时间:2019-09-22 03:14

官鼎最新章节都市“优质女青年”缘何更困惑?90后女作家解构相亲故事 船舶、酿酒、券商、软件服务、通信设备等行业板块涨幅居前。当前,市场下跌空间有限,反弹动能正在孕育。资料图:一家券商营业厅内的股民。4月同比上涨%,涨幅较上月增加个百分点,环比涨%。

官鼎最新章节都市“优质女青年”缘何更困惑?90后女作家解构相亲故事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记者李政葳  剩女恨嫁、父母催婚、真爱难求,逐渐成了时下被深度评议的社会现象;“我怎么就嫁不出去呢”,也成一个难解的问题。

最近,一部都市新作《相亲者女》走进不少读者的视野,尤其被不少青年男女称为“都市新人类的求生法则”。

  最近,在北京坊PageOne书店里的一场新书发布活动上,记者见到了《相亲者女》作者周婉京。

干练的短发、思辨的语言,让现场不少人联想到了《相亲者女》小说里的女主人公“婉京”,那个乐观、独立、自信的女性。 名字相同、气质相近,并不是巧合,其实周婉京创作故事的灵感,也多是来自自己真实的相亲经历。

  作为第45届香港青年文学奖得主、青年学者的周婉京,对于“相亲”这个话题怎么看?  用文学的方式记录相亲故事  本科、硕士、博士分别就读于香港城市大学及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的周婉京,出生在北京,成长于香港。 可能是长期在大都市生活的经历,让周婉京有着别于很多女作家的特殊视角。 她承认自己没有那种“小镇人生”“小城故事”,而这些生活经验在文学创作中堪称“显学”。

“但可能比我更熟悉巨型城市的女作者也不多,熟悉又愿意去写的,就更少了。

”  在周婉京看来,长期生活或往还的城市,属于当下典型的故事丛林,有无数人要逃离,也有无数人想要抵达。 而在大都市中生活的女性,更是这些故事丛林中不可缺少的核心。

她认为,在大都市里活着的精致女孩,要么被青春剧、言情剧、家庭剧脸谱化,要么被小众文艺作品边缘化或极端化;而她,只是想用文学的方式,去关注这个实际上“没几个正经作品认真记录”的人群。

  周婉京在今年先后在团结出版社出版了“三城女事系列”的前两部——《相亲者女》《隐君者女》,都是这种记录的体现。 这两本书题材大相径庭,前者选取了“相亲”这一普世素材,后者讲述的则是相对小众的艺术圈故事。

周婉京解释说,这源于她的创作理念,属于当下大都市年轻女性的日常和非常生活,都是她始终自觉关注的对象,因为“那些看似小众的场景,在大都市其实频繁出现。

”  其实,作家只是周婉京的身份之一,她还是当代艺术评论人,目前在布朗大学哲学系做访问学者。

周婉京说,哲学研究对她的写作有很大滋养,哲学思考促使自己写出两本深度剖析人的小说,也希望用这种深度剖析,直面回应女性在都市生活中的困扰与问题,如镜子一般,折射出社会角落藏匿着的无奈与悲凉。   不担心“渣男”对号入座  初看《相亲者女》的书名,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倒装句。

的确,《相亲者女》就是“相亲的女子”的意思。 “名字是一位做编辑朋友想的,但她想完之后觉得会不会太像‘陆犯焉识’,所以当时犹豫要不要舍弃这个点子。 但我觉得倒装句倒是朴实且有趣的说法,在‘相亲者女’中,‘相亲’和‘女’都是重点,搁在句子的两头,反倒显得平衡。 ”  该小说的女主人公“婉京”在北京的胡同儿长大,与现实中的周婉京从事艺术领域不同,是在北京朝阳区繁华地段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收入不菲、有房有车、身材苗条、漂亮大方、知书达理,不但不是独身主义者,反而还有颗恨嫁的心,被家人催婚不断。

  其实,相亲本就是一种目的性很强的行为。 书中主人公参加了各种形式、各种人介绍的相亲活动,有母亲麻将桌上阿姨的儿子、闺蜜的朋友、相亲网站安排的见面、网上认识的网友、公司组织的集体相亲,几乎穷尽一切手段,但最后总是无疾而终。 眼看年过三十,周围同龄人相继结婚生子,她不停问自己——我怎么就嫁不出去呢?  小说由10余小故事组成,扉页上周婉京这样写道:“按照好莱坞电影的标准,我觉得这一年里见过的男人,足可以拍几部类型的长片,一个男人一个类型,或者几个人共享一个类型,现在的我虽然不敢妄言‘阅男无数’,但大致几个类型已经了然于胸。

我遇到过妈宝男、凤凰男、海归奇葩男虽不算太多,反而铁公鸡、自大狂、娘娘腔这类的男人最为常见,他们就像葱花和香菜配合着不同的菜系、不同的料理手法,夹在煎饼果子里或盖在麻辣烫上,让人避之不及”。

  可能不少人也会有疑问,书中描写的相亲男士和相亲故事,是否真的都是周婉京的亲身经历。

周婉京说,《相亲者女》无论从写实的文风或人物的塑造方法上,称之为“非虚构小说”也不过分,不知道是不是做过记者的缘故,写小说都带着非虚构性。 我喜欢有一说一,丝毫不担心书写我遇到过的现实中的“渣男”,也不害怕将其典型化,甚至欢迎他们对号入座、在文中找到自己的化身。

“他们可能也有话要对我说,他们可以通过阅读来还原自己的故事”。   书中一个章节讲述了“真假渣男”。 不过,要研究“渣男”,先要定义“渣男”。 在周婉京看来,自己对“渣男”定义确实跟百度百科不同,“渣”或“不渣”只跟恋爱者个人感觉有关。

换言之,“渣”属于自我体会,没人有资格对他人的恋爱指手画脚,“书中主要质疑的问题也是针对自己为什么无法辨别‘渣男’,需要用什么方法来解构‘渣男’的表象”。   解构相亲:不等于“抢年货”  虽然是90后女作家,周婉京表示自己对“90后”和“女”这两个定语所包含的狭隘定义有些抵触。

“不可否认,自己确实写的是90后女孩们的生活,也确实是个女作家,但在写作时并不在意自己的年龄和性别。 ”  对于如何看待相亲这个问题,周婉京的回答充满哲学思辨:“相亲的女人像是永远在找寻一个跟她匹配的对象,但这个所谓的理想匹配对象永远不存在。 这让相亲变成了一个类似‘我是谁,我到哪里去’的终极问题;另外,相亲讲究的匹配多数来自父母一辈,这意味着作为相亲者还需要背负上一代人的期望,如此期望加持让相亲终极矛盾更加难以调节。

”  的确,许多现实中的都市“大龄剩女”不得不面临相亲难题,在周婉京看来:“催婚似乎是亲友之间表示问候的新模式,比‘吃了吗’更加猝不及防,而且外国人也一样,也在用着Tinder寻找‘白马王子’‘白雪公主’。 这本书一方面基于自己确实经历过了许多相亲案例,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将‘相亲’视作跟世界接触的一种方法——通过短短数小时的接触,快速解构相亲。

”  “人生不应该像抢年货,非要赶在除夕之夜前胡乱抓一把葱姜蒜。 何况哄抢来的东西,真能‘管饱’一世幸福?”周婉京在作品后记里这样写道。

官鼎最新章节都市“优质女青年”缘何更困惑?90后女作家解构相亲故事

  “虽然频段研发起步较晚,但我们预计亿美元,助其以380亿美元收购阿纳达科。而后者拥有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叠纪盆地页岩油气资产。在股东大会上,有股东就此事件发出提问。以上为官鼎最新章节都市“优质女青年”缘何更困惑?90后女作家解构相亲故事 详情,更多资讯请关注我们


ad